子言慕雨

看自己看得闹心

Bless(自家柴世界观文章

序章
I'm not pretending.
战争,彷徨,猜疑,没有尽头的呐喊与噩梦。
Set about
一切的开端是什么?
“我真高兴输在你的手上。”
Get out of
红色的火苗在黑暗中跳跃,翻转,消失。
“笑是神的伪装。”
Break down
期待着故事继续还是一切终结?
“你听见了么?破碎的声音。”
Pass away
她看不清他的笑容,但是她可以看清一些晶莹剔透的东西滑落
“也许,也许吧…”
No happy endings.
War isn’t complicated, people are.
当地狱走到了尽头,
We must go on to do all in our power to conquer the doubts and the fears, the 
ignorance and the ed, which made this horror possible. *
谁还能看清自己,想念自己所爱之人?
Blessing.
祝福。
树叶奏响无名乐章,只有一角的月亮洒下银色薄纱,在这片森林里,喜悦和悲伤都化为灰烬,只有无法言喻的美感和神秘感。
Bury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半月型法阵的构图,声音似乎透露着喜悦:
“这是我唯一学会的一个法阵。
我祝福你,以神之名。”

*出自罗斯福

这里阳光明媚,绿树成荫,孩子们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在附近嬉戏玩耍,一朵雏菊花绽放在大门前,没有人想去采摘。谁能想到这是战火后的重建呢?
“想要听个故事么?”在那个一如当初被夕阳最后一道光辉所笼罩的短暂时光之中,魔术师站在阴影中被帽檐遮住脸庞,身后的建筑被摧毁被重建,成了现在这幅孤儿院的模样。如果他进入孤儿院内部,一定会看见墙壁上有着一串涂鸦,歪歪曲曲似孩童的作品。
也许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故事,然而他的人生却与一个至今仍旧被视作传奇的组织所相互纠缠,这让一个魔术师的故事变得放佛就是整座城市的记忆一般,从此他便再也无法从这片土地上剥离开来,哪怕时过境迁。
战后的世界还在重建。魔术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落日余晖早已模糊了他仍然引以为傲的视线。过往许久许久的年月里的不堪伤痕如今早已沉淀在骨髓深处,时间是一剂良药,但是无法掩盖从内心深处撕扯的痛苦。
孩子们在不长的时间内聚集起来,拉扯着他的衣角嚷嚷着要听大篇幅的故事。魔术师的笑容加深了几分,盘腿坐在孩子们中央,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笑容。只不过多了些什么。
多了些什么呢?
我只祝福这些孩子永享和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