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言慕雨

看自己看得闹心

【弓士】流年追不及

没错又是脑洞抽风的我/ 恩考完试先来一发然后准备五模……

Chapter2

Emiya的家不远,可能因为娱乐城本来就在郊区的缘故,这个小别墅显得有些偏僻。

这让士郎不由得猜想Emiya的身份。或许他是个拯救世界的黑人英雄?

士郎如此想着,孩子的想法你无法评论。

不过从某种方面来说Emiya是个英雄,至少他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平凡的少年梦。

Emiya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并开口道: “这里除了我还住着其他人,你注意些。”

士郎眨了眨眼睛,似乎对室内的装修十分感兴趣,过了几分钟才问道: “那么其他人也去拯救世界了么?”

Emiya愣了愣,无奈地扶额缓缓开口: “大概吧……。”

毕竟是个8岁孩子,不能强求他理解杀手的工作,孩子的世界观会容易被同化。

Emiya带着士郎来到二楼,打开房间。屋内整齐有序,它的主人将物品都摆放整齐,这足以显示Emiya的认真程度。

当然,最吸引士郎的,是墙上挂着的一把足有他高的弓箭和两把精致的黑白剑。

那是Emiya的工具。

“那是什么?” 士郎指着墙上的剑,向Emiya寻求答案。

此时的Emiya正在尝试着找出一件小号的睡衣给士郎,听到士郎的问话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后,又继续寻找着衣服: “干将莫邪。不要动它们,它们可以要了你的命。”

说着他从衣服中抽出一件较小的衣服,确认可以给士郎套上后站起身来。

他看到了士郎眼中的憧憬,是孩子对未知的好奇与追求。

Emiya站到了士郎身后,士郎回过头来,琥珀色的大眼睛中倒映着Emiya的身影,然后下移视线: “这件衣服是给我的么?”

“是的,然后你可以去冲个澡,然后睡觉,我想你的父亲不会让你太晚睡吧?”

“那么你现在是我的父亲了么?”

“不,你的父亲只会有一个,我不是你的父亲,我是我,你的暂时监护人。”

Emiya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士郎。

士郎的小脑袋也没有思考其他的问题,屁颠屁颠地跑去浴室。

浴室的开关不高,即使如此,士郎的身高也探不到。

Emiya轻轻叹了口气,找了个备用开关连上了线,放在士郎可以探到的位置。

士郎伸手准备拉一拉电线,却被Emiya把手拍回来。

“不想被电死就收手。”

士郎似乎有些被吓住,于是迅速收手,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站在一旁,手不断地揪着衣角。Emiya看了一眼士郎,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了浴室。

士郎冲了个凉,便飞快地穿上睡衣,跑到了房间缩进了被子,露出个脑袋眨着琥珀色的眼睛。

Emiya坐在床边,挑眉缓缓道:

“你真是不客气。”

士郎嘟起嘴来发出了不满:

“只穿睡衣很冷啊,Emiya不会冷是皮厚么?”

孩子的口无遮拦让Emiya头上起了十字路口,不过Emiya并不准备过多计较。他似乎格外包容士郎。据说每个物种都有天敌,那么来自银河系的Emiya君的天敌恐怕就是眼前这个叫士郎的孩子。

Emiya翻身躺在床上,士郎见Emiya不回答也失去了兴趣,悻悻地缩回被子。

明天有什么活动来着?对了,监视暗杀对象。虽然雇主给了暗杀对象的一系列特征,习惯。但是怕其中变故太多,为了保险起见。

士郎闭上眼睛陷入梦乡,Emiya半眯着眼,房间沉浸在黑暗和沉默中。

Emiya虽然是杀手,但是作为杀手来说,他干的事情在多是白道的事,铲除的是罪人,是恶人。这栋别墅的住户同样和Emiya一样,是暗处的工作者,可以说他们形成了一个小的团体。Emiya忘记自己什么时候住进来的了,或者说被接进来?他记不清了。

Emiya不是合格的杀手。他办事效率高,可是雇佣起来太麻烦,有时候一个反手,雇主也可能死于银色的箭矢下。

真是个个性古怪的麻烦家伙。-----来自某个幸运值不达标的蓝发男子的评价。

在昏昏沉沉中,Emiya陷入了大脑休眠时期。

那是一个梦,他梦见有人和他说什么,似乎是一个童话?他只看见那张嘴一张一合,模糊不清。他甚至看不请那人的脸

恍惚中他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凑近了怀里,带着温热的气息。

梦平息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