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言慕雨

看自己看得闹心

[雷安]黎明时

_小学生文笔慎
_想写一个俩人合作的故事,然后……就这样了[。
_末背景,哨向设定。
_雷总哨兵,安哥向导,不明显。无精神体出场。打斗场面写得和屎一样[。

————————

雷狮跃起,腰肢力量为辅狠狠挥下雷神之锤,所到之处雷光乍现,地面出现蛛网般的裂痕。雷狮手腕翻转,雷神之锤随着他的动作再一次落下惩戒,狠狠地捶打在地上的生物身上,地上的东西已然被砸成肉饼。

褐色的血液混杂腥臭的气息溅在雷狮脸上,雷狮露出嫌恶的表情,用袖子擦去脸颊上的血污。

-雷狮。

脑海中有人叫了他的名字。雷狮把雷神之锤扛在肩上,不耐烦地回应道:“啊?”

-你那边处理完了吗?

“废话,”雷狮踹开挡住自己的路的尸体,开始回忆回去的路“你一个向导都搞定一边了,我这个哨兵要是还没弄完就太没面子了。”他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返回。男人的身后是成堆的尸骸,在人工制造的探照灯光下显得十分诡异。

对面沉默了。

雷狮以为对方闹小脾气了,有点不可置信地问:“安迷修?”

-嗯?总之你可以返回临时基地了。

雷狮活动了一下关节,脚下凝力,身体如同子弹一般飞出,仿佛能留下残影。哨兵超人的速度让他能以高速在地表上来去自如。

雷狮就想赶紧见到安迷修。

————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人们开始见不到太阳?大概是十五年前吧,一场失败的实验所溢出的气体导致人体开始变异,于是人类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怪物。哨兵与向导完全免疫了这种气体,于是他们担任了铲除怪物的重任,但怪物死后身体生出黑烟,久而久之遮蔽天空,让人再也没见到太阳一眼。

人类的眼泪越流越多,形成了小溪;怪物的尸体越堆越多,遮盖了太阳——这是大人们骗小孩子说的。太阳只是单纯的被黑烟遮住了,所以人们只能依靠人造太阳生存。

存活的人类将住所转移到了地下,原因很简单,地上已然被怪物占领了,但地上和地下的入口处常常有怪物入侵,经过高层会议,决定每个月派出一对哨向去维护入口安全。

————

但是这和雷大爷有什么关系呢?

雷狮嘴角勾起笑容,紫色的眼睛亮亮的,手里攥着一个方才在地表收集到的小东西。

哨兵与向导之间可以进行意识交流,同时,向导也可以检测哨兵的心情状况,这可以快速调节哨兵的战斗水平。

当然,雷狮和安迷修是一对意外,安迷修完全不乐意帮雷狮调节心情,美名其曰:累。

所以安迷修肯定不知道雷狮现在在想什么。

雷狮在临时基地前停下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大跨步上前,选择了用脚开门。踹开门的雷狮大佬发现,没有预想中安迷修的斥责,客厅里空无一人,但是安迷修的爱剑被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侧,明显是被主人擦拭过了。

安迷修回来了。

雷狮做出判断,五感开始捕捉房间内的每一个动静。自己的地盘上还能丢了猎物?开玩笑。他睁开眼睛,眼中是一片愉悦——他找到他的向导了。

他顺着自己捕捉到的线索开始行动,但还是有一定的困难。雷狮来这里不过三天,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在外面闲逛,并不熟悉这个地方,但安迷修作为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好先生,自然是常在这个临时基地里活动。

他走过书架,那里只有无数地表报告和一张合影。是雷狮和安迷修正式成为哨向组合的一张合影,听起来挺有纪念意义的,但实际上这张照片里的两个正拿着拳头往对方脸上贴。

雷狮走过卧室,这里他被安迷修抓得背上留下数道血痕,现在想起了还觉得这人怎么总是不安分,明明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最后的骑士。

他摩挲着手里的小东西,脚上加快了速度。

————

他和安迷修真是个冤家,从进入塔开始,他们就处处见面,处处看不顺眼。两人打架已经是习以为常,比格瑞那种推开推去的拒绝要直白的多,通常是雷狮先挑起事端,然后安迷修选择以暴制暴。令雷狮颇为惊讶的是,安迷修他,是个向导。

于是在一次意外中,两人从地上打到了床上。第二天雷狮大爷就拿着锤子翘着二郎腿坐在训练营大厅,宣布安迷修成为自己的向导。天知道安迷修当时是不是想捅死雷狮,可是那天早上安迷修腰实在是太疼,就没有目睹雷狮大爷这个高调的宣布场面。

想起过往的破事,雷狮还是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但是两个人只是哨向组合关系,或许还有一层肉体关系。两人并没有情侣这一个头衔。

因为雷狮曾经对自己小队的成员说过:“我要在黎明时候和他告白,绝不食言。”于是第二天太阳就瞅不见了了,鬼知道雷狮遭遇了什么。

雷狮不告白,安迷修更不可能,这位脸皮薄的和纸一样的骑士先生在大众前还是很要面子的。

于是这件事就被搁置至今。

————

“雷狮?”

安迷修听见动静,从仓库走出来,与雷狮撞了个满怀。雷狮顺手一捞,把安迷修抱住。安迷修一脸懵逼,但也没过多挣扎。

雷狮拒绝向导的情感操纵,安迷修也懒得这么做,于是雷狮常常用拥抱或者强吻来平复哨兵易怒的心理,同为哨兵的凯莉常常把这种行为调侃为“充电”。

不多时,雷狮便松开了安迷修,一副霸道总裁的口吻:“你在仓库做什么?”

安迷修没多说话,挥了挥手里的一本小册子。雷狮仔细一看,发现是本童话,上面用花体写了“黎明时”。

“童话?你还没长大啊,白痴骑士,还沉浸在自己乐于助人的过家家游戏里啊?”雷狮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迷修,眼中已经是可以实体化的嘲笑。

“得了吧,”安迷修摆了摆手,强硬地回击道“你这个怙恶不悛的海盗不也是整天抱着小孩子拼的船舶模型傻笑么。”

雷狮非但没恼,还有丝小得意。安迷修正好奇这家伙今天怎么不继续互相伤害了,然后就迅速反应过来自己的书没了。

“哟,还有插图。”雷狮饶有兴趣地翻着童话书,几页之后,他的指尖停在一幅插图上。

那是一幅照片,是这本童话里唯一真实的地方。那是黎明的景色,这个景色在雷狮的记忆里已经消失了五年之久,本以为是最常见的景象,如今看来却让人怀念的不行。

“怎么,有点怀念?”这回轮到安迷修嘲笑雷狮了。

雷狮沉默了一下,而后将指尖覆盖在书页上:“有点。”雷狮还记得自己那时候的宣言,所以才怀念。

手里把手放回口袋里,手指接触到他捡回来的小东西。那是一枚戒指,银色的,能在人造灯光下闪闪发光的那种。

它在阳光下也会很美。雷狮想到。

————

“还有三天兽潮。”安迷修边开罐头边说道,罐头上印着一个笑脸,雷狮觉得罐头在嘲笑他们。

“哦。”雷狮接过罐头,挖出一块放在嘴里,味同嚼蜡。其实也和蜡差不多,毕竟哨兵的五官过于敏感,制作人自然会把食物做到最无味的程度。

安迷修又打开一个罐头,坐在旁边吃。能把一个没什么味道的罐头嚼得津津有味,没谁了。可见安迷修已经习惯了哨兵的食物,某种意义上比雷狮更习惯。

“到时候会投放驱逐烟?”雷狮把空了的罐头放回桌子上,头枕住手臂,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驱逐烟是地下工作人员最新的研究,经过实验证明可以驱逐黑烟。

安迷修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才开口道:“是,上层说会派其余哨向来地表。”

雷狮哼了一声,坐姿更加嚣张,语气也更加不满:“在那群家伙上来之前,是咱俩顶住喽。”

安迷修点点头。

“麻烦。”

“你现在想说你顶不住了?”

“怎么可能。”

雷狮送了安迷修一个鄙视的白眼,然后开始闭目养神。雷狮对自己以一敌百的战斗力很有信心,他对安迷修能以一敌九十的战斗力也很有信心。但是他对两个人敌一千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雷狮正在愁这摊子破事,眉间却在毫无防备之时被人蜻蜓点水吻了一下。雷狮睁开眼睛,看见一脸若无其事的安迷修。哨兵挑眉,随即笑出了声。

安迷修权当没听到,把罐头的残骸收拾起来扔进垃圾箱。

你觉得黎明是什么样的?

普通人会说,黎明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景象;逗比会说,黎明是各种各样重名的家伙;文艺青年会说,黎明是希望,是胜利。

雷狮会说,安迷修是他的黎明。

————

闹钟的声音响个没完,叮叮叮的声音在雷狮听来像是炸弹,炸在耳朵里的那种。雷狮终于从床上跳起来,拿起闹钟,让它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碎了。”安迷修看着地上闹钟的碎片,心里很是惋惜。

雷总毫不在乎,大手一挥:“闹钟而已,我再给你找一个来。”

安迷修沉默。大兄弟,你该不会忘了这个就是你找回来的第五个了吧。

洗漱完毕后,雷狮淡定地拿起吹风机,呼啦啦的一吹,一个凌乱而不失帅气的发型诞生了,雷狮拿起头巾系在头上。

目睹了全过程的安迷修只能表示,雷狮吹头发速度越来越快了。

等安迷修准备完战斗服时,雷狮已经换好装备准备出发了。雷狮与生俱来的那种气场与黑色的战斗服相得益彰,他全身上下都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仿佛是野性的代表,让人联想到荒原与自由。

安迷修从自己的想法里挣脱出来,继续擦拭自己的爱剑:“你巡视西边,我去东部。”

雷狮一个字也没说,扛起雷神之锤就奔向目的地。

安迷修探测了一下雷狮的位置,确定对方走远了之后才将双剑配带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东西。是戒指。那是安迷修第一次和雷狮出任务时候在地表捡的,有些褪色,看起来有那么些旧时代的意思。

安迷修把戒指抛在半空中又接住,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再塞回抽屉。安先生觉得,他可以再等一等,等自己和雷狮都活过兽潮,都见证到太阳再次现身的时候,自己再开口。

海盗和骑士都不知道对方也揣了一枚戒指。

————

在液晶屏上显示正午十二点的时候,雷狮收到了来自安迷修的精神交流:

-我看到了一株草。

“哦?”雷狮包扎着自己的手腕,心中却也是被好奇占据可大半“地表还有草?”

-很神奇吧,我也觉得。

“你别是打怪兽打得眼花了。”雷狮坐在一块石头上,强迫自己无视身后散发恶臭的怪兽尸体,可惜尸体完全代替了眼前的景色,仅仅无视身后一只根本不够。

雷狮抽了抽鼻子,感觉到了安迷修将他的嗅觉水平下调了三十百分点左右,来自怪兽恶臭的压迫感开始缓和。

-那我会欣慰自己比你眼睛花得晚。安迷修淡定地回应,把雷狮也一并拉入“老眼昏花”的行列。

“哈,那你这骑士肯定是脑子也花了。”雷狮嗤笑,一副不怼安迷修爷就不高兴的样子。他眯起眼睛,看向地平线出嗅到血腥味而来的怪物。雷狮从石头上跳下来,舒展了一下身体:“不和你这家伙废话了,我要开工了。”说罢便一个箭步冲出去,留下原地沙尘弥漫。

安迷修这边还处于休息状态,闻言也没嘱咐什么,只是淡定地打开饮用水喝了两口。

他们全程都没有问一句对方的状况。不是因为疏远,而是因为太过亲密,亲密到给予对方毫无保留的信赖,认定对方能在这片黑暗之中杀出血路。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荡气回肠,没有缠绵悱恻,只有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对话,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到处闲扯,开始对骂。那是活着的象征,也是一份旁人难得的十足十的信任。

当未来这个名词的重量变成两个人时,感情就会变得这么简单。

————

倒计时的报时器变为十二小时,雷狮对危险敏感度也越来越高,安迷修为了让雷狮不破坏东西不浪费体力,干脆又把童话书拿出来。

雷狮不屑地哼了一声,闷闷地接过童话书。

他轻轻一翻,书页停在那张照片上。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童话呢?其实是俗的不能再俗的剧情,雷狮认为完全配不上这张照片,然后雷狮碰了碰自己的口袋,觉得有点打脸——因为雷狮自己也想上演这样俗的不能再俗的剧情。

“你就不能拿点成人的东西来看吗?”被自己打脸的雷狮愤愤不平地合书,回头对安迷修发表疑问。

“……”安迷修思考了一下,而后模仿雷狮的语气幽幽道“千金难买爷高兴。”

“哟,”雷狮听对方这语气耳熟,便笑起来“嫁狮随狮?”

“嫁狗随狗。”安迷修坏笑。

雷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对方已经默认“嫁”这个字了,这足够了。

最后安迷修也没找来成人书籍,好好骑士决定直接把海盗丢在一边进行放置,自己则去调试通讯设备,确保其他人的接应顺利进行。

_王子在黎明下捧起花束,他的声音如此动人:“我的玫瑰,我的天使,我的爱人啊,我日日夜夜思念着你,思念如此折磨我,使我痛苦,而当你呼唤我时,我便放下所有伤痛,回应你的呼唤。”

俗,真俗,但我还不如一个俗套的童话。雷狮郁闷地想。他把那个小东西又拿出来,抛入空中又接住,雷狮望向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忽然想:万一黎明时我被闪瞎了怎么办?但转念一想,没有童话故事以王子告白时被闪瞎而结尾的,如果有,那就是在为难他雷日天。

人工操作的机械灯逐渐升入上空,为战场打造一个方便战斗的舞台。

他很久没和安迷修一起迎敌了。安迷修独来独往成了习惯,雷狮在人堆里自顾自也是习惯,两人实力不俗,分散战力反而是个更好的选择。于是乎,他们成了第一对分散战斗的哨向组合。

机械灯打开了开关,白色的光亮得刺眼。

雷狮刚想眯起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睛的感光系统已经降低到了正常人的水平。雷狮用余光瞅了眼安迷修,后者还在摆弄通讯器,但雷狮知道安迷修也在时刻关注自己,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然而视力没有下降的雷狮看见远处黑漆漆的东西,通讯器开始发出滋滋的声响。雷狮第一时间做出判断:“兽潮。”

安迷修蹙眉,扩大精神探测的范围,脸色很不好看。

“乌鸦嘴。”安迷修白了雷狮一眼。

“只能说明我眼力好。”雷狮回敬安迷修白眼。

两个人边吵边换装备,到最后两人吵架的内容逐渐趋于小学生水准,越吵越得劲,一副抄家伙的架势,最后吵得口干舌燥,只能停嘴。

两人背靠着背,背部的温度开始飙升。安迷修闷闷地喝着水,目光扫过身后的人。雷狮闭着眼,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翳,让锋利的五官显现柔和。

安迷修有点愣,心道:雷狮难不成还学会伤感了?下一秒却见对方逐渐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安迷修被吓得更呆了,猝不及防被对方拉过去,脑袋磕在雷狮的胸肌上。

安迷修想吐槽:你又不是姑娘,把我拉在你胸前,我可是一点都不高兴。

但是雷狮没说话,也没松手。安迷修感受到环绕在自家哨兵周身的焦躁,就也没吐槽,把手环住对方。

“我会回来。”

“我也是。”

————

“伟大的海盗团长也会后退啊?”

“只有你这样的白痴才会只冲不退吧?”

“半斤八两。”

雷狮的右眼被血糊住,本来可以干掉的血渍却因为汗水再次粘腻,沾在睫毛上。雷狮不耐烦地撇撇嘴,决定战略性后退,于是后退的雷狮正巧撞住同样后退的安迷修,两人的背再次贴在一起。

于是发生了上面的对话。

雷狮抬手蹭掉脸上的血污,偏头吐了口血沫,然后重新握紧雷神之锤:“屁,我还能一打十。”

安迷修用余光扫了眼雷狮,雷狮右臂上有一道可怖的伤口,简单的包扎止不住伤口的扩大,更何况他们还在剧烈活动气,不过安迷修知道雷狮不会说有事,只要还能喘气,就还能打。

安迷修又好气又好笑:“别吹了。”他自己也好不在那里,腿部受伤导致他无法及时躲避怪物迅猛的攻击,因此安迷修才开始后退。

“那群死人别是在地下看戏不准备上来了。”雷狮踹飞一个准备咬上来的怪物,咬牙切齿道。

安迷修挥起双剑,用力斩下,把自己的怒火全部发泄在战斗方面:“鬼知道。”

他们都很累了,整整十二个小时都在战斗,战线从东西两侧被逼到临时基地前,如果再被推进,那么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雷狮没力气和安迷修废话了,骨头咔咔的,累的要散架一样。冷汗一层一层的,他的感官高度警戒着周围,却又因为如此灵敏的感官,让疼痛霸占了大脑的部分思维。不过雷狮再没有退后一步,因为他知道他的向导站在他的旁边,如此,便所向披靡。

雷狮再度抬起雷神之锤,冲向兽潮,霎时雷光四溢,如同利刃一般割裂空气,仿佛空气都随之燃烧。安迷修紧随其后,双剑流水似的斩过其中,清理掉漏网之鱼。

他们的配合,无论角度、时间、力道都把控的天衣无缝。哨向结合起来才是最强大的,这句话十分有道理,雷狮和安迷修结合起来就可以上天入地,这句话挺扯,却也不无道理。

他们还在战。

安迷修真的确定自己很累了,即使心理上不累,身体也禁不住超负荷的战斗。汗和血顺着额头流在脚边,腿都止不住地抖。他大口大口地喘气,肺部火辣辣的疼,觉得自己像搁浅的鱼。但是他死死地握住剑柄,好像两柄剑粘在了手上。他不退,因为雷狮没有退。

————

又过了多久雷狮已经不知道了,等他看见看到支援分队迎敌的时候,激动得想骂娘。

他回头找安迷修,发现安迷修已经躺在地上冲自己比了个中指。雷狮也比了个中指,认为自己有雷日天的风范,于是踉踉跄跄走了两步,腿差点抖成震动模式。

“嘿,光。”

雷狮看着东方,看着许久不见的金色的光。他觉得这束光比人造灯更亮,更刺眼,也更让人怀念。

他伸手在口袋里摸了一把。

安迷修还惊讶于东方的金色,脸上却被一个东西砸到了。这么没公德心的只有雷狮了。安迷修愤愤不平地想,抬手准备把东西扔回去。

戒指。

安迷修惊讶地说不出话,然后感觉自己被整个人拎起来,牙齿撞住同样坚硬的东西——雷狮在吻他。安迷修没有恼怒,反而顺势抱住雷狮,回应了雷狮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吻。他们牙齿磕在一起,手臂连简单的收紧都很困难。

吻得都像打架。安迷修绝望地想。还有这家伙哪来的力气?

雷狮松开安迷修,脸上是一个张扬又不失得意的笑容:“如何?”

安迷修眨了眨眼,把自己找来的戒指也扔在对方脸上,砸了雷狮一脸懵。安迷修报复性地笑了:“如何?”

《黎明时》,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

黎明时,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