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言慕雨

看自己看得闹心

[雷安]今天的邮递员也在吃狗粮

_原创邮递员第三视角第一人称小学生文笔[躺
_雷安大法好,我爱安哥
_严重OOC,OOC到飞起,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有这么OOC的东西
_地点瞎扯,剧情瞎扯,性格瞎扯,我真能扯
_为观赏并感到辣眼睛的孩子们感到抱歉

————

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一名光荣的邮递员,负责东跑西跑送东西,当然,不只是物品,只要是你想传达的,都可以送到,保质保量。

我干了挺长时间了,虽然很想转职,原因是吃狗粮吃得太猛,单身狗无福消受,但创世神给我颁发了一个三好邮递员之后我就不想走了。

你知道的,善是钥匙,多了总比少了好。

还是说回今天的故事,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早上,我在整理自己的办公桌准备在哪里偷个懒。

这时,门被敲响了。

我打开门,露出营业式专用笑容,灿烂的一塌糊涂:“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来人穿着白衬衫,系了一条领带,中规中矩的模样,唯有那双翠色的眸子,有叫人说不出的魔力。像森林吧?但里面又有一片汪洋。

“可以传话么?”他有些犹豫,眼神中透露着不确定。

“当然。”我笑着回答他。这里的邮递员,什么都可以送,只要你想。

“那……”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递给我“麻烦您了。”

他的眼神坚定了许多。

————

那人叫安迷修,我无法知道他的其他信息,据说是创世神为了保护客户的信息才搞出来的一套。

而我要传话的对象叫雷狮。

“雷霆的雷,狮子的狮。”

安迷修特意给我重复了一遍。

“好吧好吧,雷霆的雷,虱子的虱。我记住了。”

“他很好认,紫眼睛,有条很少女的星星头巾,里面穿着紧身衣……我还是写下来吧。”

半小时后,安迷修给我的信息足够写满一本字典了,我捧着这堆厚堆吓人的“信息”,有点欲哭无泪,找个清净的地方坐下开始翻阅——

哇,这人好过分的!还把雷狮先生爱吃什么写出来!爱吃骑士!?你串行了吧!

当我啃完最后一页时,太阳依旧没有落下,甚至没有向西的意思,阳光火辣辣的,灼烧人的眼睛,风吹拂不动树叶了,有谁轻轻叹了口气,送出思念。

要开始工作了。

————

等我披着斗篷来到指定传送点,就听见周围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缺胳膊断腿的啥都有,因为剧痛而扭曲的嗓音听得人头皮发麻。这里是凹凸大赛的无色森林,无色倒不是透明,只是纯白罢了。这里雪白一片,也正因如此,红色的液体才看得格外清楚。我看着脚下散开的血渍,已经有些干涸,看来躺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迅速退后到树后面去暗中观察。我扫视了一圈,便定位到了那个我要找的人。

他确实很好认,他的眼睛像是浸在紫水晶里的,望过去时怕他眸子里的碎片把自己割伤。

“躲在树后面的家伙出来吧,再多一个送死的我也不介意。”他开口了,倨傲中带着冷漠,嘴角有一丝狂妄的角度。

人浴血也能这么好看。

我瑟瑟发抖地拿着纸条,不想和对方的眸子对视,但是按耐不住花痴的心……直到一个闪电劈过来,把我彻底劈怂了:“对对对对对不起!我只是来捎口信的!”

雷狮的回答可谓精辟:

“滚。”

看来是失败了。他没再理会我,我注视着雷狮的背影,有些好奇他为什么没有直接捏死我,于是我又凑近了点。我看见他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浅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流到地上,开出了花儿。

出血量这么大的吗?我摇摇头。不可能,要是那样早该死了。

我没敢再靠近,只能望着森林的另一边有人来接应他,虽然接应三个人也是伤得不轻。雷狮往我这边扫了一眼,对身旁一个戴帽子的少年说了什么。少年也看了过来,只是眼中还有几分疑惑。

我得意地笑了笑。

————

我忽然觉得这个快递是很有难度的 。比如雷狮大爷自那天以后连正眼都不给我一个,我该怎么站在他面前说:“你好有你的快递”呢?

我看着手中的小纸条,它还是完好无损的,字迹工工整整,和它的主人一样。

安迷修和雷狮,性格几乎是背道而驰的两个人却有交集,貌似关系还不浅。那样傲慢、任意妄为的家伙,是怎么和优雅的男士挂钩的呢?

我第二次被传送到雷狮身边,是在医院。

他似乎不喜欢医院,他坐在长凳上,没有表情——然后他看见了我。雷狮的瞳孔微微缩小,而后迅速恢复正常。

“是你。”

“是我。”

然后没了下文。

他不在乎我的姓甚名谁,不在乎我从何而来,不在乎我何德何能。反正他没发问,而我发花痴,场面诡异得很。

“我能看见你,卡米尔不行。”他的眼神中带着试探与怀疑,嘴上平静地阐述着事实。

我撇撇嘴:“这是我的原力技能。”似乎是这个名词,记不清了,我脑子里只有雷狮雷狮雷狮和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雷狮扫了我一眼,不置可否。

我还想说点什么,但话还没出口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大哥,他们没事了。”我愤愤地扭头,来者是昨天的少年,他脸上有一大块胶布,估计是被打坏了。怪可惜的,好端端的帅哥。

我看见雷狮轻轻松了口气,轻到我都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恐怕他自己都是无意识的。他和少年交流了几句,也没再搭理我。

哎呀,你看他的眼睛,里面有一层厚厚的积水,在紫水晶的深处,那是对什么人的怀念吧。

雷狮和安迷修。他们为什么不见面呢?

我看着他走出我的视线,猛然想起来,我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忘的一干二净。

————

没过多久,我就又被传送过去了。第三次传送的地点一片漆黑,除了黑夜的缘故,恐怕也和周围环境有关。可惜太暗了,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但是在黑暗的深处,唯有火光明灭可见。

雷狮就坐在火堆旁,柔色的光映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令人呼吸一滞。创世神怎么舍得把如此纯粹的紫放到世人的眼睛里?他像一幅画。

才怪,哪有画不给眼睛点高光的?

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内心有些窃喜。我看了看周围,这地方看起来像是山洞,似乎还有坍塌过的痕迹,在这里过夜实在是危险。我看到雷狮身后躺着三个熟睡的家伙,我的到来丝毫影响不到这三人的睡眠。

叫什么来着?雷虱……不,雷狮海盗团的人吧?一听就不是善茬。海盗团,海盗团,他们是海盗团。他们人品恐怕不怎么样。

那安迷修是海盗团的人吗?有点好奇,但好奇心害死猫,还可能被雷狮打死。据说安迷修和雷狮是一对死对头,我觉得不怎么像,不然安迷修也不会给我一本“雷狮词典”了。说是搭档,他们的气质水火不容,那不是更扯么?果然对头的可能性大一些吧,毕竟雷狮词典里有一个加粗的“恶党”。

我往前挪了两步,想完成自己的任务,结果脚下忽然一空,一个趔趄趴倒在雷狮大爷脚下,五体投地的那种。

我:……
雷狮:……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我脚边的坑,恨不得把它铲平,刚准备上手,一旁的雷狮就开口了:

“我砸的。”

哦,先生,你是把你犹如钻石一般的脑袋磕在地面上了吗。

“用锤子。”

哦,还怕我理解不到位特意补充说明了一下,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才怪!把你脸上嘲笑的表情和眼中的不屑收一收啊喂!这么肆无忌惮的啊!?

我黑着脸爬起来,盘腿坐在原地,脑中思考着如何东西交给他。你要知道,干我这行的必须能说会道,让对方接受东西才行,忽然送出去八成是会被当成神经病。

“你认识安迷修么?”我从快递的主人聊了起来。

“哦,白痴骑士,他怎么了?”他的眼神冷了下来,嘴角的嘲笑没有减下去半分。

“……”我觉得这破话题已经没法继续下去了,怕雷大爷对安迷修介意的很,我机智的决定转移话题“那个坑怎么砸的?”

他瞥了我一眼,看起来是按捺住了打死我的冲动:“和白痴骑士道打架时候砸的。”

“……”还有这种操作?这话题根本转移不动!

虽然对雷狮有一定的了解,但我不得不说我对安迷修的认知只停留在有礼貌,人好看两个基础上。纵使如此,两个人的性格差异也是很明显了。

“你……”

我刚想继续对话,却看见雷狮海盗团的某大狗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老大?你在说梦话么?”

“睡你的。”雷狮低声呵斥道。

我乘这个机会跑了。快递只有收件人才能收嘛,被其他人看到像什么话。我学着雷狮的语气默默呵斥自己,但是发现一点也不像。果然,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

第四次的传送也不是那么令人愉快。

这里大概是戈壁滩吧?却比戈壁滩还要荒凉许多,无边无际的,一眼望去全是石块和黄土。如若是那般一生不羁的人,总要在这里寻找一下自己的灵魂,带着荒凉和炽热。

可惜我不是,而且传送地点这么糟糕,所有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我大概描述一下场景,就是我在半空出现,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回旋翻转,又是一个侧身旋转,一切都十分完美,我离地面不到一厘米。然后在我接触地面的时候,脚上一软——“啪”的一声,我又跪在了雷狮大爷的面前。

我:……嗨。
雷狮:……

看起来雷狮大爷已经对我这种莫名其妙的出现习以为常了。我淡定地拍了拍土,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开始我精心准备的演说。只见雷狮一个锤子砸过来,吓得我瞬间大脑一片空白,退在了五米开外。

“有话好好说啊!”

“看你不爽。”

无法反驳。因为没有逻辑。我摸了摸下巴,大概能猜到自己惹他不爽的原因:“是不是你觉得每次你独处想些什么的时候都会看到我,打扰你的兴致?”

他挑眉,道:“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我可以给你留全尸。”

你原本是想把我拆了的吗。

“我只是来送东西的啊!”我生无可恋的看着他,说着还捧出安迷修给我的纸,把这个当作珍宝一样双手捧起。

可雷狮周围雷光大作,似乎没有要看的意思,他冷笑一声,幽幽道:“那你送命来吧。”说罢,他抬起手臂,雷电环绕将空气灼得噼里啪啦作响,没有风云,却是雷神降临的傲慢姿态。

眼见这倒闪电就要冲着我头顶来了,我赶忙抱住头:“雷狮!大爷!大佬!”我连住喊了三个称呼,他都没啥反应,我吓得把手挡在眼前,喊出了最后一招“安迷修派我来的!”

“哦?”他终于回应了,手上雷光也弱了几分“白痴骑士?”

我心中大喜,觉得有希望,你看我嘴炮,分分钟搞定这头倔狮子!可惜这人下一句话就把我浇了个透心凉。

“你当我傻么?”

我又气又怕,当然气是因为这虱子不听我说话,难以沟通,正如安迷修的雷狮字典上写的那样,怕的是我如果没有按时送到快递,那我今年年终奖可能会泡汤,泡汤我就要重新干一遍了……

我决定赌一把,于是我深吸一口气,把自己脸皮放到最前,把自己不要命的行为放到最后:“你!喜欢安迷修么!”

雷电声戛然而止。

他抿着嘴,脸黑到能当百事可乐。我不敢多嘴,生怕这位仁兄又给我来一锤子。虽然是很紧张的气氛,但我能感到其中的不同,像是一滴墨滴在水中迅速浑开,浸染了这个空间,渗进了人的眼睛。他收起锤子,冷冷地睨了我一样,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样子他是暂时不打算打死我了。

但我忽然就很好奇他眼中那种莫名的情愫从何而来:“你相信天堂和地狱么?”

他听没听到我的声音呢?我不知道。那个时候风起,雨落,一下就把我的声音卷走了,好像故意不想让他听见似的。我看着雷狮站在原地,那么冷静。但是我想啊,他的内心应该还是有一场寂静无声的风暴。

————

他们俩之间隔着一块纱,很薄很薄的那种。有那么是瞬间掀开了,却已经分道扬镳了。我攥着字条,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第五次的时候,我直接被扔到了室内。屁股下有柔软的感觉,我用爪子摸了摸,确定是床,于是松了口气,再回头,看见一幅这辈子也难以忘怀的画面——

雷某上半身穿着紧身衣,下半身的半裤印着各式各样的船的图案,而这位先生的怀里,居然是一个小马玩具。此人正盘腿坐在床上,脸上的表情因为我的忽然出现而微微扭曲。

“你想先出去再被我打死还是先被我打死再拖出去?”

“我能选择先出去再被推出去吗?”

反正他最后也没打死我,没办法,我血厚还有无限血瓶。我揉了揉自己帅气的被打到变形的脸,内心呲牙咧嘴,表面一派祥和。原因是我忘词了。

雷狮估计也打累了,此刻坐在沙发上,嫌弃地看着我。要是眼神能杀人,恐怕他一定会善用这个手法,把我先炸再煮,最后裹一层白面扔进垃圾桶。他转开脸,不想再看我,目光却是移到了小马玩具上。

那种杀气腾腾的氛围一下没了。

这不是那个张扬任性、敢想敢做的海盗团团长,现在的他更像是败军之将,像有什么人在他伤口处狠狠踢了他一脚,踢得他脸色发白。

“我不相信。”

我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雷狮。雷狮鞋子也懒得脱,腿搭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枕在脑后,脸上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他像是黑洞,总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不相信什么?我愣了愣,随即想起来自己上次问的问题,没想到他居然听见了。

我趴在桌子上,伸手戳桌子上的玻璃杯,它倒下,玻璃杯于石制桌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我道:“确实不该相信,因为只有门。”

他看了我一眼,缄默不语。

我拿起杯子,透过杯壁去看雷狮,杯壁上面细碎的切割面看起来像是把雷狮切碎了。我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

“门的对面是什么?”他问。

“你不是知道的吗?”我反问。

说完这话,我眼前的景物就从四面开始模糊,如同混色的纸张逐渐被撕裂。我展开小纸条,清了清嗓子:“安迷修先生派我传话,他说……”

_恶党,

我看见那片沉寂的夜空中,星星亮起来了。

_活下去。

————

第六次转移又把我转回了无色森林。

我看见安迷修架着雷狮,两人的血混杂着,在地上开出花儿。安迷修还是没撑住,一头栽在地上,顺便做了一下雷狮的垫子。他疼得呲牙咧嘴,可是没移开雷狮,怕是没力气了。雷狮已经闭上了眼睛,从我的角度看,他已经一脚踏入鬼门关。用不了多久两人就可以共赴黄泉了。

安迷修先生注意到了我,他呛出一句话:“……天使?”边说嘴角的血沫边往出溢。如果雷狮醒着,估计会骂这傻子出现幻觉了。

但我不是幻觉呀。我蹲下身子,阴阳怪气道:“不是天使,是邮递员,什么都可以送的那种,帅哥包邮。”

感觉安迷修被我这句话气的差点升天。

“你快要死了,”我的语气很平静,但我很难过,为他们难过“他也是。”

我猜他已经有答案了。

“你有一把钥匙,它能让你重新回到这个世界,”我很难过,因为我也知道了答案“你能使用它,你活;我能转移它,雷狮活。你选哪个?”

我认为这位半死不活的骑士先生肯定没听清我说的屁话,因为他的眼睛只在我提到“雷狮”的时候重新聚焦。我吃了一口狗粮,好苦好苦的。

他嗓子里灌着血,说出的一个字都是嘶哑的:“给他。”

他们为什么不能想见?因为他们中间有一层纱,那么轻,那么薄,那么虚无缥缈,那层纱的名字,叫死。善是钥匙,是神明给善的特权,那是能跨过门的钥匙,门的那边,叫生。有一个东西能穿越生命与死亡,那样的东西,叫爱。

我的手在安迷修的心脏处轻轻一捞,一个小小的,闪烁着的光芒停留在我手上,我将把手放在雷狮的心脏上轻轻一推,光芒就静静地消失了。

我对安迷修说:“你会见到我的。”因为那样的话,你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笑了笑,没吱声。

这份快递有两个,一个是字条,一个是钥匙。我每一个被传送的地点,都是他所怀念的地方。

直到他消失在我面前,我都没有说话。

我蹲在原地,记忆有些模糊,只能记得等到了雷狮醒来,雷狮只是把手放在安迷修呆过的那片草地上,低低地骂了一句:“混蛋。” 你有那么美的星空,就不要让星星掉落了。

我闭上眼睛。

————

我重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脸惊讶的安迷修。

“比我想得快。”他看了看我,似乎有点不可置信。我知道他能感受到我完成任务了。我完成任务的时间,委托人的时间是停止的,为了能让他们安心,创世神才特意制作了这个空间。

“当然,”我咧嘴笑道“保质保量。”

“那就好。”他弯起眸子。我看向窗外,风吹拂树叶,它摇曳着,映衬那双绿色的眸子。

我张了张嘴,嗓子有点难受,差点让我说不出话来:“你喜欢一天中的哪个时段?”

安迷修想了想,笑道:“午夜吧,没有月亮,只有星星闪耀的夜空。”

我挥了挥手,耀眼的太阳从西方退场,燃烧璀璨的红霞,星河从天幕中缓缓倾倒,围绕着夜幕。我背过身子,看不见安迷修的脸。

“谢谢。”

有光芒摇摇曳曳,迸入夜空,与此同时,星河倏然倾泄而下,淌入眼睛,星星就止不住地蹦出来。

我等了很久,才回头张望。但我知道,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评论(7)

热度(80)